原告王某某、张某某与被告邹某某、邹某甲、邹某乙法定继承纠纷一案(3100字)

发表于:2016.4.18来自:www.ttfanwen.com字数:3100 手机看范文

原告王某某、张某某与被告邹某某、邹某甲、邹某乙法定继

承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武法民初字第00765号

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武隆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武法民初字第00765号

原告王某某,女。

原告张某某,男。

二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某某,武隆县鸭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邹某某,女。

被告邹某甲,女。

被告邹某乙,男。

委托代理人刘某,重庆鑫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某某、张某某与被告邹某某、邹某甲、邹某乙法定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xx年4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朱渝云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并于20xx年5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某某、张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某某,被告邹某某、邹某甲、邹某乙及邹某乙的委托代理人刘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某某和张某某诉称,原告父亲邹某丁于19xx年正月去世,19xx年下半年被告邹某乙结婚。邹某乙结婚后,母亲张某甲就与被告邹某某和邹某甲一同生活,从那时起被告邹某乙就没有对母亲张某甲尽赡养义务。19xx年邹某甲结婚离开家,剩下邹某某和母亲

相依为命。19xx年正月,邹某某要结婚就请了陈某某、夏某某、申某某以及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商谈母亲张某甲的赡养问题。结果大家一致认同由邹某某赡养母亲至去世为止,母亲死后所有财产归邹某某所有。20xx年6月1日,母亲因病去世,按农村习俗老人死后要进堂屋,邹某乙提出母亲要进堂屋就必须把母亲的所有财产给他,邹某某、邹某甲没办法就在二原告不在场的情况下与邹某乙签订了遗产处理协议,然后在房屋墙上挖了个洞,将母亲遗体转至堂屋。三被告在二原告不在场的情况下将母亲的遗产处理给邹某乙一人继承是不合法的,二原告请求依法继承母亲张某甲的占地补偿费、房屋、以及承包的未占山林、田土。

被告邹某某辩称,本来母亲张某甲的遗产是属于被告邹某某的,是邹某乙以不让母亲遗体进堂屋相要胁,强迫被告邹某某签订遗产处理协议和附加协议。签订协议时二原告也没有在场,这两份协议是无效协议。二原告也是母亲的子女,应当对遗产享有继承权。

被告邹某甲辩称,自己的意见与被告邹某某的意见一致。

被告邹某乙辩称,被告邹某乙对张某甲尽到了赡养义务。张某甲去世后,是邹某某自愿放弃其财产所有权,遗产处理协议和附加协议合法有效。原告王某某和张某某没有权利参与该财产的分割,早在19xx年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就对母亲张某甲的赡养问题达成了协议,一致同意由邹某某赡养张某甲,张某甲死亡后其遗产归邹某某所有。当时二原告也是在场的,还有陈某某、夏某某、申某某三人作见证,二原告现在才来起诉,已经超过了二十年权利最长保护期。张某某未对母亲尽赡养义务,请求法院驳回二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 19xx年下半年,张某甲与邹某丁结婚,婚后生育两个女儿被告邹某甲、邹某某。张某甲与邹某丁均是再婚,原告王某某是张某甲与前夫的婚生女,被告邹某乙是邹某丁与前妻的婚生子、原告张某某是邹某丁前妻的婚生子。张某甲与邹某丁结婚时被告邹某乙、原告张某某均未成年。张某甲与邹某丁结婚后,被告邹某乙、原告张某某就与张某甲共同生活直至各自结婚成家。19xx年邹某丁去世后,张某甲便同邹某甲、邹某某一起生活,

19xx年邹某甲结婚离开家,张某甲便同邹某某一起生活。19xx年邹某某结婚,张某甲考虑到儿女都已结婚成家,担心日后无依靠,就请求当时的村委会来帮助解决自己的赡养问题,时任村委干部的夏某某、陈某某、申某某等就到邹某乙家对此事进行调解,最后大家达成了一致意见,由邹某某来赡养张某甲,张某甲死后其所有财产归邹某某所有。之后陈某某将达成的一致意见写成了书面材料,并得到了邹某某和张某甲的认可。在这之后直到张某甲去世主要是邹某某在赡养张某甲。20xx年6月,张某甲因病去世,为解决张某甲的丧葬问题,邹某某、邹某乙、邹某甲等人签订了一份协议,名为“遗产处理协议”。在处理完张某甲的后事之后,为更好地履行前述协议,邹某某、邹某乙、邹某甲等人又签订了一份附加协议。

另查明,张某甲的遗产有:高速路征地补偿款和园区征地补偿款(具体数额不详)、位于武隆县平桥镇平胜村夏家弯的住房两间、猪圈两间。张某甲生前在武隆县平桥镇平胜村承包有山林、田土。两笔征地补偿款目前均还未发放,住房及猪圈目前是由邹某乙在管理使用。邹某丁前妻还有一婚生女张某某,张某甲与邹某丁结婚时张某某已20岁且已结婚与张某甲分家生活。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有原告王某某和张某某提交的遗产处理协议、附加协议,被告邹某乙提交的遗产处理协议、对夏某某、彭某、王某、邹某某的询问笔录,本院依职权调取的对张某某、陈某某的调查笔录等材料在案,这些材料经庭审质证、审查,具有证明效力。

本院认为,继承开始后有遗嘱的,应当按照遗嘱办理。虽然因为事隔时间较久,诉讼中各方都未能向本院提供19xx年的协议文本,但并不能以此否认协议的存在。庭审中被告邹某某、邹某甲、邹某乙三人的陈述与当年参与了该纠纷调解的陈某某、夏某某的证实基本吻合,一致认同19xx年关于张某甲的赡养问题达成了一份协议,只是对二原告当时是否在场参与了协商存在分歧,但这并不影响对存在协议这一事实的认定。至于协议的内容,被告

邹某某、邹某甲、邹某乙以及夏某某都一致认同协议内容为:邹某某赡养张某甲直到张某甲死亡,张某甲死后所有财产归邹某某所有。二原告在诉状中也自认了19xx年大家一致同意由邹某某来赡养张某甲,张某甲死后所有财产归邹某某所有这一事实,虽然二原告在庭审中称协商时自己不在场,但都没有相反证据足以推反其在诉状中的陈述,故本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之规定对当事人在起诉状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予以确认。再结合从19xx年到张某甲死亡这期间,主要是邹某某在赡养张某甲这一事实,本院认为张某甲与邹某某在19xx年协议约定了由邹某某来赡养张某甲,张某甲死亡后其遗产全部归邹某某所有。19xx年的这份协议实质上是张某甲立下的一份附义务的遗嘱,在此后继承人邹某某也是按照约定主要承担起了对张某甲的赡养义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20xx年6月张某甲死亡时,继承就开始了,继承开始后,邹某某没有作出过放弃继承的表示,即视为接受继承。按照19xx年张某甲与邹某某的约定,张某甲的全部遗产应当由邹某某继承,其他几位法定继承人均不能继承,张某甲死亡后,邹某某、邹某乙、邹某甲等人签订的协议虽名为遗产处理协议,但从内容上看实质是关于如何处理张某甲丧葬事宜的协议,故本院对二原告要求继承张某甲遗产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某某、原告张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50元,减半收取475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王某某、张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判决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两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

计算。

代理审判员 朱渝云 二○一一年七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肖青锐




第二篇:原告刘某与被告向某、第三人颜某不当得利纠纷一案 5000字

原告刘某与被告向某、第三人颜某不当得利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2)芙民初字第1103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刘某,男。

被告向某,男。

第三人颜某,男。

委托代理人段某。

原告刘某与被告向某、第三人颜某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于20xx年5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由代理审判员向湘菱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王文、喻芳参加的合议庭,于20xx年8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陈思敏担任庭审记录。原告刘某、被告向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文少波、第三人颜某的委托代理人段声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某诉称:刘某于20xx年8月份合法购买曙光中路68号居委会X房,20xx年12月29日全额支付了购房款,完成了实房交付,向某进行了一系列操作,恶意串通、利用虚假《购房协议》采取虚假诉讼,假诉原房主颜某一房两卖欠向某曙光中路68号X房购房款债务为由,于20xx年12月30日向雨花区法院申请冻结了曙光中路68号X房,要求刘某给付除曙光中路68号X房购房款外多余10万元给向某,并为向某与原房主之间曙光中路68号X房的16万元购房款胁迫提供担保。刘某不得不按向某要求给付了向某10万元。事后发现曙光中路68号X房与向某无关,向某更未办理相关产权,根本无权与他人签订《购房协议》及相关协议附件和收取该房购房款,且向某与颜某《购房协议》及附件明显虚假。20xx年12月27日,向某向雨花区法院起诉曙光中路68号X房购房款债务一案

诉讼事实中,又是通过明显虚假事实诉讼冻结曙光中路68号X房。雨花区法院在向某未提供相关合法证据和提供虚假诉讼事实下违规立案、违规冻结,以至向某才有胁迫及乘人之危的筹码,造成了刘某在不能通过合法途径维权之情况下,除支付全额购房款外多支付了10万元,而向某无任何法律依据收受了10万元。刘某认为:向某串通、欺骗、胁迫、乘人之危无法律依据收受了刘某10万元是明显损害他人利益恶意非法诈骗他人财产的不当得利行为,要求向某无条件返还刘某10万元及利息。特诉至法院:一、判令向某返还刘某10万元及利息12000元;二、判令向某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向某辩称:一、刘某在诉状中所指的向某将长沙市曙光中路68号601室、X室房屋卖给颜某、段声明的行为系恶意串通、损害了其作为后手购买人的利益纯属无稽之谈;

二、刘某指责向某起诉颜某并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措施侵犯了其合法利益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三、向某不存在所谓的不当得利,刘某无权请求向某返还其替颜某偿还的十万元购房款。向某收取的十万元系颜某欠付的购房款,不存在无法律上的原因而无端受益。向某收取十万元后,颜某对向某的债务减少了十万元,颜某对刘某新负了十万元债务。刘某就颜某的十万元债务已经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并经法院判决,该判决已经生效。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刘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第三人颜某述称:一、颜某确实从向某手中购买了长沙市曙光中路68号X室房屋,因资金问题,一直拖欠向某购房款36万元;二、在未付清向某购房款的情形下,因一念之差,颜某又将上述房屋卖给了刘某,导致向某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冻结了房屋,无法过户给刘某;三、刘某与颜某多次要求向某解除冻结,经反复协商,由颜某支付向某近十万元,刘某自愿替颜某还款十万元给向某,余下的十六万元由刘某进行担保。至此,向某撤回起诉,房屋过户至刘某名下;四、刘某替颜某支付给向某的十万元,由颜某向刘某出具了欠条,并加上了一万元左右的利息。刘某已于20xx年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颜某归

还上述本息,并经法院判决由颜某和其妻子肖秋香归还;五、颜某并非想拖欠债务,如自身经济状况好转,一定全额归还刘某的十万元本息及欠向某的十六万元购房款。

经审理查明:20xx年11月25日,向某、向鹏(向某之子)与湖南华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以20万元和19万元的价格购买了长沙市曙光中路68号居委会安置楼6层和7层房屋,但一直未办理房屋产权手续。20xx年3月5日,向某将上述房屋以86万元的价格出卖给了颜某、段声明,双方签订了《房屋转让协议书》。因湖南华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直未将房屋产权办理至向某和向鹏名下,故在20xx年3月12日由湖南华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颜某另外签订了一份《商品房买卖合同》,并于20xx年3月24日直接将上述房屋的产权办理至了颜某名下。其中X号房屋产权证为长房权证雨花字第709037440号、601号房屋产权证为长房权证雨花字第709037441号。20xx年5月6日,向某与颜某、段声明签订《房屋转让协议附件(一)》,约定:因长沙市曙光路68号居民楼601室和X室产权全部办至了颜某名下,而现在将601室过户至段声民名下费用要七、八万元,经颜某和段声明商量,决定过几年过户;601室归段声明,转让费用48万元,X室归颜某,转让费用38万元;转让费用由颜某、段声明分别按定价付给向某等。20xx年5月26日,向某出具收条一张,载明共收取了18万元。20xx年6月3日,向某在该收条上另外注明,收取现金2万元,转卡10万元。 20xx年9月5日,向某与颜某签订《购房还款协议书》,该协议书载明颜某购买601室和X室房屋,应付向某86万元,截至20xx年9月4日已还30万元,尚欠56万元,双方对56万元欠款的还款计划进行了约定,于20xx年12月底全部还清。20xx年11月28日,向某与颜某签订《购房付款协议》,该协议载明X室转让价格为38万元,通过前段往来账结清,颜某尚欠36万元,用转账的方式付款,湘潭陈黎勇欠颜某18万元,颜某收回归还给向某,余下18万元逐步归还等。颜某取得曙光中路68号居委会601、X房屋产权证后,以房屋作抵押,先后从湖南升隆典当有

限责任公司借款30万元、湘春路信用社借款40万元。因颜某逾期未归还借款,湖南升隆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向长沙市天心区法院起诉,在诉讼中冻结了曙光中路68号居委会601、X房屋的交易手续并追加了向某、段声民为被告,由于向某、段声民履行了担保责任,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分别于20xx年9月29日、20xx年12月22日下达解冻裁定书,解除对曙光中路68号居委会601、X房屋的交易冻结,其中X房屋是于20xx年12月28日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在房地局办理解冻手续。

20xx年8月15日,颜某与刘某签订了《购房协议》,颜某将上述X房屋以515800元的价格转让给刘某。此后,双方又签订了《购房补充协议》,约定购房价格为518000元。付款方式为刘某把颜某在湘春路信用社44万元左右的贷款还清,然后转让时一次性付清余款。协议签订后,刘某在长沙市天心区法院20xx年12月28日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解冻X房屋的次日委托湖南通达利典当有限公司的员工凌海鹰以转账的方式替颜某还清了湘春路信用社的贷款并付清了购房余款64 300元,颜某向刘某出具了收条。20xx年12月27日,向某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颜某偿还向某欠款本金353000元及逾期还款费用,并向法院提起了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颜某的银行存款360000元或查封、扣押价值相等的财产。20xx年12月29日,法院作出了(2011)雨民初字第128-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颜某的银行存款360000元或查封、扣押价值相等的财财产,并向长沙市房屋产权管理局发出了协助执行通知书,查封了颜某所有的位于长沙市雨花区曙光中路68号居委会X房。因房屋被法院查封,导致刘某在支付购房款后不能办理过户手续。20xx年1月17日,向某、刘某、颜某三人签订了一份协议书,该协议书载明:“颜某实际欠向某36万元,于20xx年1月15日归还97 000元、1月17日归还10万元,余款16万元保证在20xx年12月31日以前还清。欠款16万元,颜某X号房屋过户到刘某户头上,由刘某负责担保,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刘某作为担保方在向某与颜某之间的协议书上签了

字。同日,刘某委托凌海鹰通过转账支付向某10万元。颜某向刘某出具了借条,载明:今借到刘某现金110000元,在20xx年2月17日归还,到期未还按利息支付。随后,向某向长沙市雨花区法院撤诉并申请解除对颜某名下的X号房屋的冻结手续。现X房屋已经过户至刘某名下。20xx年6月,刘某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颜某和肖秋香(颜某之妻),要求偿还借款110000元及利息。颜某辩称该借款系刘某代替颜某归还向某的100000元购房款。庭审中,刘某自认实际借款金额为101900元,颜某已经归还5000元。20xx年6月2日,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判决颜某、肖秋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刘某借款本金96900元,并支付相应利息(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自20xx年2月17日计至借款还清之日)。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在雨花区法院的庭审中,刘某还陈述颜某向自己所借的钱是通过朋友公司转账到颜某账上,颜某收到钱后再出具的借条。而在本案庭审中,刘某主张在雨花区法院起诉的借款颜某均是拿的现金,颜某出具了借条,本案中刘某代颜某支付给向某的10万元,颜某未出具任何手续,系两笔不同的钱。刘某认为向某无法律依据收受自己100000元,是明显损害他人利益,恶意非法诈骗他人财产的不当得利的行为,故诉至本院。

上述事实,有《购房协议》、购房款收条、付款凭证、购房发票、《商品房买卖合同》、《房屋转让协议》、起诉状、银行凭证、收条、《协议》、银行贷款凭证、银行流水凭证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证实,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 规定的“没有合法根据, 取得不当利益, 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因此,没有法律上或者合同上的依据,一方取得财产上得利益、他方因此受到损失的才构成不当得利。本案中,刘某为了房屋产权能顺利过户至自己名下,代颜某偿还了欠付向某的10万元购房款,且颜某向刘某出具了借条,刘某凭借条已经向法院主张了自己的权利,也得到了法

院的支持。故向某基于其与颜某之间存在的债权债务关系收取刘某代颜某向其偿还10万元购房款的行为并无不当,其没有从中获得不当得利,即本案中向某与刘某之间不存在不当得利关系;二、颜某因刘某代其向向某偿还了10万元购房款,不需再向向某偿还10万元购房款,但颜某向刘某出具了借条,颜某与刘某之间形成了借贷关系,刘某基于此向雨花区法院主张权利,并得到了支持。虽然刘某在本案庭审中陈述雨花区法院已经判决的借款与自己代颜某偿还向某的10万元系两笔不同的钱,但根据刘某在两个案件的庭审中对借款的支付方式相矛盾的陈述,以及10万元借款一般情形下会要求借款人出具借条的日常生活经验判断,雨花区法院支持的借款和本案中的10万元应属于同一笔钱。这就表明刘某实际上通过自己的行为认可了自己代颜某偿还向某购房款的事实;三、至20xx年6月3日止,向某共收取了颜某购房款30万元。20xx年9月5日,向某与颜某对所欠的56万元购房款签订了《购房还款协议书》,20xx年11月28日,向某与颜某再次签订《购房付款协议》,明确所欠X房购房款为36万元。上述行为均发生在20xx年8月15日颜某与刘某签订《购房协议》之前,故刘某关于向某实际已经收取了颜某30万元购房款后,还与颜某恶意串通,骗取自己10万元的主张不能成立。综上,刘某要求向某返还不当得利10万元及利息12000元的诉讼请求,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2540元,由刘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不上诉,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向 湘 菱

人民陪审员 王 文

人民陪审员 喻 芳

二 O一二年 八 月 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陈 思 敏

适用的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没有合法根据, 取得不当利益,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

造成他

更多类似范文
┣ “一案三单”开发共研共享模式研究 3200字
┣ 三措一案范本(初定) 2100字
┣ 彭玉秀申请确认违法一案 1600字
┣ 对韩立福一案三单教学模式的再思考(1)(2)(3) 2500字
┣ 更多一案三报告
┗ 搜索类似范文

更多相关推荐:
肖某与蒋某纠纷一案5000字

肖某与蒋某纠纷一案20xx宁民初字第1579号民事判决书湖南省宁乡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xx宁民初字第1579号原告肖西元委托代理人肖西良委托代理人施强宁乡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被告蒋红兵被告贺志军号委托代理人贺...

叙永20xx年农网改造两河镇关坝村三措一案8900字

编号农村配网20xx年农网改造工程组织措施技术措施安全措施及施工方案工程名称叙永县两河镇关坝村农网改造升级工程施工单位批准审核编制年月日目录一编制说明1编制依据2任务来源3现场查勘情况二工程慨况及特点1工程参建...

韩冰与王晓明及第三人张玉成侵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2400字

韩冰与王晓明及第三人张玉成侵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20xx源民三初字第152号民事判决书原告韩冰女委托代理人孙东晓河南恩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王晓明男委托代理人李金河南强人律师事务所律师第三人张玉成男汉族原告韩...

专栏推荐
大家在关注

地图地图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