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游戏评论家趣谈《古剑奇谭》(4900字)

发表于:2016.4.18来自:www.ttfanwen.com字数:4900 手机看范文

大众软件:美国游戏评论家趣谈《古剑奇谭》 来源:新浪游戏

美国游戏评论家趣谈古剑奇谭

作者:未知 编辑:snake 2011-6-27 20:44:35 浏览:1143996次

原文:埃里克·卡特曼

编译:8神经

编者按:埃里克·卡特曼先生是美国《南方游戏周刊》的著名编辑,擅长撰写各类游戏评论。作为一个美国游戏媒体从业人,卡特曼先生一直以对日式游戏的深厚研究著称,但是从他近日发表的一篇评论可以看出,他对中国的武侠游戏也一直保持着兴趣和关注。下面这篇文章,就是卡特曼先生在玩了《古剑奇谭》之后,以“古剑”为主题谈起,涵括对中国武侠游戏的种种奇妙见解。译者水平有限,力图原汁原味地表达卡特曼先生的论点,欢迎各位读者指正。

笔者一直在关注着东方大国中国的游戏产业,这个国家的游戏制造业是以PC的网络游戏为主的,原创单机游戏的数量极其稀少。不过,偶尔出现一款原创的单机武侠角色扮演游戏,都能在中国国内引发很大的关注。

在追求女孩子的时候,要说这样的话

美国游戏评论家趣谈古剑奇谭

在和女孩子分手的时候,要说这样的话

20xx年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单机游戏无疑是一款叫做《古剑奇谭》的游戏,这款游戏的制作小组曾经开发过《中国爱情故事4》(译者注:即《仙剑奇侠传四》,“仙剑”系列曾经用过“Chinese Love Story”这个译名,不过更正式的译名是“Chinese Paladin”),之后他们就独立出来组建了叫做烛龙的新公司。但是为什么新公司的第一款游戏会起这么让人难以理解的名称呢?“奇谭”似乎是一个源于中国古代的词汇,笔者不知道这个词究竟代表什么意义,大概是“奇怪的故事”一类的吧。不过,《古剑奇谭》要是在欧美发行的话,笔者建议可以采用《古剑爱情故事》(Sword Love Story)这个名称,这样可以让人很直观地了解到它和《中国爱情故事4》是同一个制作小组的作品。据说在中国,人们喜欢把同一个演员或者同一家影视公司的作品都起一个很相似的译名,例如他们会把皮克斯的电影称作《玩具总动员》《赛车总动员》《超人总动员》《海底总动员》……这真是个聪明省事的做法。笔者甚至觉得,以后中国的单机武侠游戏我们都可以统一翻译为“XX爱情故事”,由于这些游戏里都非常注重对爱情的描写,这样的译名倒也很恰当。

美国游戏评论家趣谈古剑奇谭

在母亲去世后,就把全部的爱转移到了女朋友身上

当然,笔者认为《古剑奇谭》是一款内涵非常丰富的游戏,不仅仅是爱情,这款游戏还对一些哲学和社会问题做出了非常东方化的探讨,值得欧美的核心玩家们去研究。近年来,日本的游戏产业为了争取在欧美的销量,在意识形态上都极力靠拢西方,他们甚至把《鬼泣》系列的新主角变成了一个朋克小子。但是中国的单机游戏却始终保留着原汁原味的文化传统,只为本土玩家的喜好和需求服务。这些游戏对欧美玩家来说自然是十分难以理解,笔者研究中国文化多年,下面就为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古剑奇谭》和相关的中国武侠游戏,以供喜欢神秘中国文化的核心玩家们参考。

首先,我们来说一说武侠游戏中最重要的“爱情”。《古剑奇谭》里有六位可以操作的主角,由三男三女组成,不过他们之间并不一一对应地形成恋爱关系,而是有2~3个女主角都喜欢第一号男主角。其中第二号女主角在游戏的末尾移情别恋了,爱上了一直在追求她的第二号男主角,但是当她刚刚下了这样的决定,第二号男主角也马上移情别恋,爱上了另一个他只见过一面的漂亮的富家女子。这真是一个悲剧!《古剑奇谭》似乎是在告诉女性玩家们,千万不要爱上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最无害、最活跃、最会讨人开心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往往最危险和不可信。他们究竟危险到了怎样的程度呢?在游戏的最后,这个叫做方兰生的第二号男主角,对自己抛弃掉的女人说:“??只要你一句话,我就会改变主意回到你的身边。”天哪!他可真是个情场高手!这话想必能骗倒不少纯情的小女孩,觉得自己的爱人跟别人走了,但他内心却是还爱着自己的,于是心理得到了一丝安慰也不会恨他——但是如果他真的爱自己,又为什么会跟别人走呢?我敢打赌,如果有女人真的天真到想用“一句话”去挽回这样的男人,那么首先她会让自己得到一个“死缠烂打缺乏尊严”的糟糕形象,其次,这个男人很快会想出别的借口再从你身边溜掉。

与之相反的是,另一些看起来老实巴交,几乎就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的男人才是女人可以放心去交往的,比如游戏中的一号男主角百里屠苏——这又是一个充满中国古意的名字。最重要的是,他似乎还有一些恋母情结,在他的母亲死后,他就会把感情全部转移到女朋友身上,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看,这是绝对合情合理的。

在游戏中还有一个叫做少恭的大反派,一开始他拥有最完美和梦幻的爱情,游戏中花费了大量笔墨来表现他曾经与他的妻子过得多幸福。但是后来他一度失去了妻子,接着就被自己的野心统治了,变成了一个坏人,即便是他的妻子再回来哀求他做一个好人,他也不为所动。这个角色的下场是非常悲惨的。很明显,《古剑奇谭》是在暗示玩家们,所谓的爱情往往敌不过时间,很多男人一开始都是以妻子的名义去追求权势和财富,但男人一旦走上了这条路,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个叫少恭的人做得尤其过分,他甚至想让所有人都变成他的傀儡。所以,如果你想要自己的男人好好地待在自己身边,最好不要鼓励他有太大的野心,就像那个少恭一样,当妻子不在身边的时候,他甚至看上了别人的女朋友,理由更加可笑——“她长得真像我的妻子”。

如果你仔细去体会过《古剑奇谭》所表达的爱情,就会发现这款游戏的爱情观既写实又充满隐喻,觉得这款游戏的情爱很幼稚的玩家,只能说还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男女之爱。

不过,《古剑奇谭》里也有很多中国武侠游戏表现男女之爱的通病。比如在游戏的开始阶段,安排男女两位主角初次相会的场景,是让男主角无意中撞见了女主角正在洗澡。这是一个比许多欧美游戏情节都更加大胆的“初次见面”,如果你脑海里仔细回想一下那些经典的欧美角色扮演游戏,恐怕也没有哪个敢让男主角在第一次见面时就看光了女主角的裸体。但是在《古剑奇谭》中呢?上帝安排他们来了这么香艳的一次初会,但是在后面整个游戏中,他们的关系最亲密的程度却仅限于搂搂肩膀而已。这让我想到那款著名的《中国爱情故事》,男女主角也是以同样的方式相遇,而在《中国爱情故事2》中,则发生了男女主角被迫服下了毒药,不得不发生性关系来救命的情节。纵观这些剧情设定,你发现什么了吗?——不错!这里面有着某种神奇的巧合。男女主角总是在外界力量的强迫下发生一些超友谊的关系,但是当他们可以自行主导的时候,关系就总在很纯洁的层面上很缓慢地向前迈进。在一款日本人制作的主流角色扮演游戏中,男女主角后面的发展通常会一样纯洁,但是他们不会以这样“不纯洁”的方式相遇;在一款美国人制作的游戏中,男女主角通常也不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但是他们在两情相悦后很可能会主动迅速地把关系发展到床上。为什么中国游戏在情爱观上的表现如此特别?笔者认为这是中国人五千年来的性压抑所驱使的结果(译者按:卡特曼先生应该是在李安的电影《喜宴》中得到了下此论点的灵感),尽管中国年轻人现在在性观念上已经相当开放,但是在一款面向公众的游戏大作中,他们依然延续着传统的思维方式。在这些游戏中,情爱就像一层窗纱,制作人会在一开始就将这层窗纱做得又薄又透,里面似乎若隐若现,但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捅破它。如果主角们尝到了什么“甜头”——不好意思,这绝对是外界力量迫使的,主角们会始终维持着自己的纯洁性。在体验到这样的游戏情节时,欧美玩家通常会感到新奇,以及中国文化的神秘和悠久之处。

除了爱情,《古剑奇谭》还对人格分裂、宿命论、种族歧视等热门话题进行了研究探讨。这款游戏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论点,那就是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合计拥有十种人格,这些人格是可以分裂出来的,有些法术高强的人可以将分裂出来的虚幻人格实体化,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这样的人由于人格不完整,性格上也存在很大的问题。游戏里有两个典型的例子,一是一个姓孙的小姐,她有两份人格被分裂出来藏在了一个玉首饰里面,所以她是一个人格不健全的人。她几乎没有自己的人生和爱情,而是按照中国的古代传统,站在一个专门搭设的木楼上面,用抛球的方式来随机选择自己的丈夫。这似乎是在讽刺封建礼教会剥夺中国古代女性的人格,一个人格健全寻求自由的女性,是不可能同意做这种事的。最后不幸的是,她偏偏随机选中了游戏中最大的花花公子——那个叫方兰生的男人,这就是她人格缺失带来的悲剧。

而另一个人格缺失者则是少恭,他是由一个古代仙人一半的人格分裂而实体化形成的人,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他做出了很多邪恶的事情。这位古代仙人曾经受到过神界地

位更高神仙的迫害和惩罚,少恭将其归结为“宿命的迫害”,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向迫害他的上层建筑的神仙进行报复,而是转为去残害比他更下层的可怜的普通人——他将很多人变成了没有生命和意识的傀儡。游戏似乎是在暗示,行为变态的人都是人格不健全的,一定要小心那些总是叫嚷“命运不公”的人,他们很可能随时就会干出什么变态的事来。

那么古代仙人另一半的人格去了哪里呢?让我告诉你,被法术转移到了游戏里的一号男主角百里屠苏身上,也就是说,百里屠苏有着比一般人更多的人格。他有多少个人格呢?也许十五个?也许这么多的人格让他身体出现了一些不兼容,他会时常感到痛苦和不适,但是这种不适又经常让他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和人性的善良光辉。

《古剑奇谭》用量化的方式来探讨人格分裂对人性的影响,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想法,让笔者不由得想起了《龙珠》里用数字来衡量角色的战斗力。这个创意虽然充满想像,但是确实有些难以让人理解。笔者时常会挂念孙小姐分裂出来,藏在玉首饰里的那两份人格,这块玉首饰会很希望变成一个真正的人吗?

在中国的武侠游戏里,常常会表现一种朴素传统的反对种族歧视论,具体表现为神仙会歧视人,而人又会歧视妖怪。这三者当中,神仙的地位最高,但是人和妖怪只要通过修炼,都可以变成能歧视所有人的神仙。我们可以把这个系统进行各种代入,例如当年种族歧视还存在时的富人、白人、黑人;又或者富人、城里人、乡下人??在武侠游戏中,最被同情和美化的往往是妖怪,最被丑化的往往是神仙,而人类则好坏参半。这一类的设定都体现出一种很纯良的价值观,在美国的游戏或者影视作品中,我们都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设定。在《古剑奇谭》中,三个女主角里有两个都不是人类,其中一个是狐狸变成的妖怪,而另一个一对古剑变成的妖怪。有趣的是,人类对妖怪也是以貌取人,好看的妖怪就不会被人讨厌和歧视——毫无疑问,这两位女主角都是大美女,方兰生在知道二号女主角是狐妖之后,他就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嫌弃和害怕。不过,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狐狸变成的女妖怪通常都是很受人喜欢的大美女,如果换成是黄鼠狼或者土拨鼠变的,还会不会讨人喜欢就难说得很了。

而另一些长得难看的妖怪,比如在游戏中有一只被困在水底的大狼狗,就因为长得太凶狠,尽管它的战斗力已经很接近神仙了(——多说一句,笔者花了好大力气才将其打赢),但是还是被人歧视和畏惧。遗憾的是,虽然在武侠游戏中这一类妖怪通常都是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但是最后还是得以暴力的手段来化解与它们的种族歧视——简单地说,直接干掉它们让它们不再抱怨。这是一个不怎么聪明的想法,制作小组在这里并没有脱离传统思维的桎梏,而是过度执著于经验值的获得了。

在《古剑奇谭》中还谈到了很多有趣的话题,例如游戏中的恶人们都沉迷于服用各种兴奋剂来增加自身的能力,这似乎是对西方人喜欢用类固醇来增加肌肉的一种讽刺,恶人们在服用了兴奋剂后全都变得奇形怪状,就像那些衰老以后肌肉变得松弛的健美运动员。在游戏里有一个叫做雷严的角色,依靠服用最高级的兴奋剂(这种兴奋剂是依靠杀死活人来提炼和取得的)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是最后还是败于主角们之手。当他死去的时候,那模样真是令人作呕。

另外,在游戏中还展现了很多奇特的中国饮食文化,比如烧烤水果,令人感觉十分不可思议。你还可以在游戏中按照菜谱制作上百道精美的菜肴——噢!我现在似乎已经感受到中餐的美味了,在写完这篇文章之后,我应该去楼下的“老张中餐馆”点上一道左宗棠鸡或者上海春卷来解解馋了。

好吧,就说到这里。听说《中国爱情故事5(仙剑5)》很快就要正式发售了,到时候我再来为美国的玩家介绍这款游戏。再见!




第二篇:试论国产RPG游戏《古剑奇谭》主人公 百里屠苏的文化内涵 20300字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试论国产RPG游戏《古剑奇谭》主人公

百里屠苏的文化内涵

摘 要:近年来,RPG游戏的发展如火如荼,而《古剑奇谭》作为国产RPG的典型之作,其主人公百里屠苏呈现出与传统武侠小说和其他仙侠类游戏截然不同的人物样态,展现出丰富的文化内涵。这首先表现在游戏塑造人物的特殊性上,游戏决定了人物的成长模式、文化构成以及新旧文化因素的统一融合;其次,百里屠苏形象体现出的文化内涵,既表现为对传统文化,诸如侠文化、反抗者精神和救世情怀的吸收,又展现出当代文化精神,是富有时代内涵的新侠者,是心存追梦精神,具有新女性观和种族观的当代人形象的镜像化折射;再次,百里屠苏形象又具有美学创新意义,体现出对当代世俗人生的美学破解,体现在主人公悲剧形象突破和对创作模式的突破上。然而,尽管游戏在人物塑造方面有着新特质,但是它的局限性也不容忽视,如“英雄样板”倾向,由既定结局产生的人物命运无力感和人物深层性格的模糊性等,这些都造成了游戏人物形象塑造的局限性。总之,游戏人物百里屠苏的塑造给传统的美学规范带来了冲击,并预示了种种新的可能性。

关键词:古剑奇谭;百里屠苏;文化内涵;美学创新;局限性

I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Discussion on domestic RPG game" Gujian" hero

Barry wine culture connotation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the development of RPG is like a raging fire .while Gujian is as the typical of domestic RPG, whose leading character Barry wine shows distinct character type with traditional martial arts novels and other immortal man games, which spreads out rich cultural connotation . The first performance is in the particularity of game character creation, the game decides the growth of a character pattern, the form of culture, and the unity and integration of the old and new culture factors. Secondly, the cultural connotation is reflected by Barry wine, the performence is not only in the absorption for traditional culture, but also in showing the cultural spirit. Barry wine is the new spider-man, is the mirror refraction of the contemporary image which has the dream spirit, new views on women and new idea of Race. Thirdly, Barry wine also has aesthetic significance of innovation, which reflects the aesthetic crack for contemporary secular life, the breakthrough for hero tragedy image and creation mode. However, although the game has new traits in characterization, and its limitation also can not be ignored. For example, the tend to hero template, such as the powerlessness of character fate and the ambiguity of deep personality characters etc, which result in the pale game character images. In short, the game characters Barry wine to the traditional aesthetic standard has brought the impact, and that many new possibilities.

Key words: Gujian; Barry wine; culture connotation; aesthetic creative; limitations

II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目 录

引 言 ............................................................... 3

一、网络游戏与人物形象塑造 ........................................... 3

(一)人物的成长模式 ............................................. 3

(二)形象的文化构成 ............................................. 4

(三)新旧文化因素的统一融合 ..................................... 5

二、百里屠苏形象的文化内涵 ........................................... 6

(一) 传统文化内涵 .............................................. 6

1. 仗剑除暴的“侠文化” ...................................... 6

2.神隐时代的反抗者 .......................................... 7

3.特殊“英雄模式”的救世情怀 ................................ 8

(二) 当代文化精神 ............................................. 10

1.富有时代内涵的新侠者 ..................................... 10

2.“踏歌长行,梦想永在”的追梦精神 ......................... 12

3.新女性观与种族观 ......................................... 14

三、百里屠苏形象的美学创新意义 ...................................... 16

(一)对当代世俗化人生的美学破解 ................................ 16

(二)主人公的悲剧形象突破 ...................................... 17

(三)创作模式的突破 ............................................ 18

四、从百里屠苏看网络游戏人物塑造的局限性 ............................ 19

(一)人物形象的“英雄样板”倾向 ................................ 19

i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二)由既定结局而产生的人物命运无力感 .......................... 20

(三)人物深层性格的模糊性 ...................................... 20

结 语 .............................................................. 21

参考文献 ............................................................ 22 谢 辞 .............................................. 错误!未定义书签。

ii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引 言

当代社会网络技术发展迅猛,而网络游戏作为依赖电子计算机平台所发展起来的新型游戏方式,以其对现实的模拟与“乌托邦”式的神话幻想赢得了越来越多的玩家喜爱。从最初的DND范本到如今的RPG、AVG、SLG等等,网络游戏的形式越来越丰富,而无论是哪种游戏类型,都为玩家提供了“一个由图像和符号以自己的方式来创造的宇宙”[1],在这个宇宙中,世界变得完美,人物获得了超能力并得到永恒的幸福,现实中所不能实现的事情在这里均变得轻而易举。可以说,游戏为人提供了一片“桃花源”,实现了当代人对世界和生活的“最终幻想”,而人在这一“最终幻想”的实现中扮演了英雄角色,成就了被放大的自我。

虽然“人”在游戏中是不可避免的存在,但不同游戏类型中“人”的角色是不固定的,他可以是游戏核心的附属者,如在格斗类游戏(FTG)和赛车竞速类游戏(RAC)中;也可以是游戏的核心塑造者,如角色扮演类游戏(RPG)中表现尤甚。而游戏人物的这种不定向身份,使得游戏人物的塑造方式远不同于文学和影视作品,产生了新的特点,同时网络游戏的开放性促使这些新特点不断变化成熟并发扬光大,成为所有该类型游戏人物的“模板”和“黄金定律”。

然而,对于这一渐趋成熟的游戏人物塑造理论,理论界的关注仍十分单薄,相关理论研究较为匮乏,同时传统游戏研究重游戏而轻人物,将游戏人物视为游戏附庸品的观点使这一情况更为恶化,对游戏人物文化内涵的研究更是少见。鉴于以上状况,现以国产单机RPG《古剑奇谭》主人公百里屠苏为例浅谈游戏人物塑造和人物文化内涵,以期对单薄的游戏人物研究状况做出一点贡献。

一、网络游戏与人物形象塑造

(一)人物的成长模式

RPG游戏的人物成长模式以打怪升级和剧情触发为主,《古剑奇谭》主人公百里屠苏的形象塑造正基于此。整体来说,这一成长模式主要有两大特点:

3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其一,采纳国内外所有RPG通用模式——打怪升级而确立的传统游戏人物成长模式。人物的成长依赖打怪的经验值,在打怪中获得成长基点,然后玩家自主分配点数得到攻击流、速度流、魔法流等不同人物模式,而百里屠苏以男主角的身份继承了游戏勇力的象征,在打怪中逐渐成长为RPG游戏中最传统的攻击流人物。

其二,在选择以通用模式作为人物的外在勇力成长方式的基础上,以剧情触发的方式来表现人物的内在性格成长。《古剑奇谭》借鉴了仙剑系列作任务的模式,采用了主支线并进的形式,在主线无法揭示主人公更多信息的情况下,以支线的形式展现主人公内在情愫和性格侧面。这就使得玩家在操纵百里屠苏打怪升级的同时,可以分享到人物的侧面描写,从而获得对人物的立体体验。

传统武侠小说中的人物成长模式则与之截然不同,以金庸武侠为例,金庸武侠小说的普遍模式是写“少年武士的成才之路”[2],小说中人物的个性形成、情节发展乃至故事最终结局都是“个人无法支配的,更非任何理念所能安排的,而是一种超主观的因素所决定的”[3]。这种超主观因素以奇遇为主,影响甚至决定着人物的成长。无论人物形象如何变化,生活环境和个性有何不同,他们的成长模式都是大体相似的。坎坷是必需的,仇人是必需的,世外高人是必需的,武功秘笈或灵丹妙药同样是必需的,无论是愚笨的郭靖还是聪明的杨过,在这一成长模式的改造下都能够变成大侠。

而RPG游戏人物的成长模式不同,虽包含传统武侠小说中的超主观因素,然而人物的成长主要依赖于玩家的推动,是一种可以“触摸”的成长,玩家在打怪升级中获得成长经验,在剧情触发中窥破人物内心,从而获得对人物成长的整体感知。

(二)形象的文化构成

在游戏人物成长模式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古剑奇谭》在人物角色的文化构成方面做出了一个巨大突破,那就是对“人”和“仙”两种身份的糅合——“人仙半魂体”。

这一点是《古剑奇谭》独一无二的新创,虽然传统仙侠类RPG也总是以虚拟

4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性和神话性来塑造一系列身世复杂的游戏人物,并赋予他们迥别于凡人的身份(如仙剑系列里景天是天将飞蓬下凡,姜云凡是魔君之子;轩辕剑系列里皇甫朝云是山海界的神将)。然而《古剑奇谭》里百里屠苏形象所展现出的复杂性是前所未有的,首先他的童年是韩云溪(乌蒙灵谷大巫祝之子),幼时逢族灭,又成为仙人紫胤真人之徒,而其经过死而复生之后本身又包含两个魂魄,一为韩云溪,一为被封印的仙人太子长琴半魂。这种身份的复杂性一方面丰富了人物性格塑造的可选择性,另一方面则带来更多的文化内涵。与此同时,人与神作为神话里的两大主角集中于一人之身,百里屠苏既有作为人的灵魂和思想,又有作为神的记忆和能量,人性与神性交织,成为名副其实的“人仙半魂体”。而他的一生,充斥着人与神的选择,重“人”而非“神”,重“己”而非“人”,这既是对游戏主题“重生”的展现,又是对传统文化中神明至高无上观的突破。

(三)新旧文化因素的统一融合

除了借鉴RPG游戏固定模式并在人物文化身份方面做出突破外,《古剑奇谭》在人物形象塑造上还实现了新旧文化因素的统一与融合,这一点在对传统武侠小说和其他仙侠类游戏的借鉴和突破上表现最为明显。

如果说传统武侠小说的“侠”形象奠定了百里屠苏出场时面容冷峻、持剑除恶的行侠之举,为他一生仗剑走天下一路惩恶扬善做了形象上的铺垫,那么新型仙侠游戏中的“仙”因素则赋予了百里屠苏仙人的半魂,在光怪陆离的仙妖世界中灭除妖邪,在“神”的参与中获得不同于凡人的一生。新旧文化因素在百里屠苏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他身上我们既可以看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武侠气魄,又可以体味到“仙魂一缕,剑魄琴心”的仙侠情愫。

然而,百里屠苏既不是纯粹的侠又不是盲目的求仙者,他身上体现着对传统和他者的突破,本身是侠而拒绝当侠,身有仙魂而坚称自己为人,这既是对传统武侠小说中侠者“本分做大侠”的反叛,又是对仙侠类游戏“飞升成仙”梦想的打破。可以说,百里屠苏身上既体现着对传统武侠小说与仙侠游戏的继承,又体现着对它们所塑造的人物模式的突破。

5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二、百里屠苏形象的文化内涵

(一) 传统文化内涵

1. 仗剑除暴的“侠文化”

作为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侠有着久远的历史存在。无论是早期史书中记载的江湖游侠,还是现代武侠文学中身怀绝技的各路侠客,侠始终是作为一种强悍的勇力存在着的。从历史上来看,侠最早是作为一种社会实体而存在的,《史记》、《汉书》里有《游侠(列)传》,唐传奇里有各路豪侠,古人之言少有缪,故可判断当时确实是有“侠”这种人物存在的。然而,由于统治的加强,后世史书对侠的记载渐渐少了,但“侠”这一形象依赖着国人的崇拜与信仰,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得以长久地存在于思想文化领域,并经过种种演绎,最终成为中国社会一种独特的文化——“侠文化”。

“侠文化”自产生以来,其内涵阐释就有多重说法,毁誉皆有,褒贬参半。法家以理与法的标准来否定侠,认为其是社会道义与正统秩序的离轨者。《韩非子》有云:“其带剑者,聚徒属,立节操,以显其名,而犯五官之禁”[4]。魏晋六朝对侠的文化形象做出了符合社会价值的引导塑造,既将其视为为国为民建功立业的英雄,又保留了史家所认同的诸如言信行果、己诺必诚等美好品质。而唐人则将侠的正义性加强,成为“义侠”,自此有“义非侠不立,侠非义不成”[5]的真侠论。宋元明清代则努力将侠向正义化改造,将侠的精神纳入社会道德范畴,侠也由“恶少年”最终变为“正人君子”。

至此,现实中的侠完全隐退为文学中的侠,完成了“从一个有限指谓到无限意指的转换过程”[6],并且作为“一种特具道德意志与力量的人物、形象或人格精神和价值观念,是社会存在与文学创造和大众需求的社会文化综合体”[7]。侠文化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一种符合社会伦理化和道德化,体现着社会正义与公理的大众文化。

《古剑奇谭》中的百里屠苏形象正是“侠文化”的外化展现。无论是最初时独身勇闯翻云寨手刃怪物的冷漠少年,还是故事终了那个念着“虽有遗憾并无后

6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悔”的寂寞荒魂,又或是在强大敌人面前说出“我只会战,不会逃”的强悍男子,百里屠苏一直是以侠的形象出现在他人面前的,虽然被他解救过的人称他为“大侠”,但他只是一句“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便轻松将侠的名号放下,再不理睬。

然而,正是这位口称自己不是侠的男子,却真正地展现了侠的风范,既有救人于危难之中的豪肝义胆,又有誓死保护朋友的至情至义,既有悲悯世人愿意以己身死换天下太平的侠骨柔情,又不放弃面对大奸大恶之人时“以武止武,以暴治暴”的侠道之风,“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8]。虽遭逢陷害而不忍祸及无辜,虽心怀悲痛而不愿迁怒他人,一生仗义行侠,一生至情至义,面对奸邪除恶务尽,面对苍生愿以己身换得万千生灵一夕太平。这既体现了侠文化所倡导的“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献身精神,又体现了侠者“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理想目标。

因此,从本质上讲,百里屠苏是继承了传统侠文化精神的人物,是游戏依据传统侠文化所塑造出的一位富有侠义精神的大侠。

2.神隐时代的反抗者

如果说作为一名行侠仗义的剑客,侠文化在百里屠苏身上展露无遗,那么作为一名仙侠,百里屠苏身上神话性特点更是不乏,他于神隐时代崛起,在“神性”与“人性”的交织中,展开了对神世界不公的反抗,并最终获得了自我价值的实现。

《古剑奇谭》正是这样一个关于“剑(侠)”和“仙”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神集体缺席了,沉睡的上古大神女娲附身在灵女身上告诉世人神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弱,神已经无法完成对世界的统治。从此,世界再无绝对的是非善恶价值观,妖兽横生,天道混乱,神隐时代即将来临,而人再也无法依靠神的力量完成救赎,只能选择自救。

在这样的背景下,百里屠苏作为神隐时代的拯救者形象出现了,他身怀绝技斩妖除魔,大行侠义之风,最后甚至为拯救苍生牺牲自我。如果故事按照这种传统情节发展下去,观众完全可以把百里屠苏视为神留给人的救世主,然而,《古

7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剑奇谭》却摆脱了这一俗套,给了主人公一个无法摆脱的悲剧身份——被神抛弃的永世孤独之魂。何谓被神抛弃的永世孤独之魂?仙人太子长琴被削去仙籍分离魂魄所得到的两个半魂——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即为永世孤独之魂,永生永世孤独寂寞,如坠深渊,求出无期。也正因如此,百里屠苏作为游戏的主人公仗剑行侠天下就有了另一番意图,那就是寻找并解救自我。

从发现自己的身世渊源到最后的死亡,百里屠苏一直是拒绝承认自己半魂身份的,无论是与应龙悭臾对话时所说的“我便是我,又怎会是别人”,还是与同为半魂的欧阳少恭决战时所说的“我们,都只是一介凡人!生老病死,无可逃避,这才是人之所以为人”,无不展现出其作为人的坚定。如果说是“神性”使百里屠苏拥有了战胜四大上古凶兽,冲破师尊阻挡接下拯救苍生使命的能力,那么“人性”则是使百里屠苏拥有反抗精神,坚信自己为人,并愿意牺牲自己拯救他人的本源。神抛弃了太子长琴,更对其魂魄分离之苦视而不见,使其不得不在一次一次的渡魂中承受所有亲缘终归虚无的命运。客观的说,在对待同类的问题上,神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冷漠,这也就使得百里屠苏在经历了所有的荒诞的人生际遇——被灭族,被离魂,被封印,被逼迫之后,对神的世界再无丝毫留恋。重生之法既然已再不可得,那么亲自了结这段夙生之怨,用作为人的力量对神做一次反抗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神缺席了,人被迫崛起,面对神留下的灾祸,百里屠苏以自身的毁灭(连同另一半仙人魂魄)来换得天下太平。可以说,最后的战役不是百里屠苏与变态boss欧阳少恭的战役,而是坚信自我价值的人与渴望回归神界的神的战役。此战后,神败,人以肉体的消亡获得对神的胜利,人的抗争得到了一个不圆满但有意义的回报。 3.特殊“英雄模式”的救世情怀

百里屠苏是传统侠文化的代表,在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侠者的义薄云天,同时他又是勇于反抗神世界的凡人,以对自我存在的坚信来反抗神的残忍与不公,除此之外,作为一名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拯救世界的英雄,在他身上救世情怀亦展露无遗。

8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谈到英雄,我们不得不发问:“何谓英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中有三条含义:1、指本领高强、勇武过人的人;2、指具有英雄品质(的人);3、指不怕困难,不顾自己,为人民利益而英勇奋斗,令人钦敬的人。而英雄的定义从出现伊始就被文学作品无限演绎,无论是《汉书》对汉高祖刘邦“总擥英雄,以诛秦项”[9]的吹捧,还是杨秀清《果然忠勇》诗对太平天国军“起义破关千百万,直到天京最英雄”的自诩,又或是金庸对郭靖“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期许。文学作品中,帝王、平民,甚至是虚构人物都可以变成英雄,英雄的概念被作品演绎扩大,英雄成了可以脱离实体而存在的符号。而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文学和影视作品中,甚至于在游戏中,这一符号都有着相似之处,那就是胸怀救世之情,在关键时刻牺牲自我保全大局,为大事舍生取义,这几乎可以算的上是英雄的固定模式。

百里屠苏形象正是《古剑奇谭》参照传统英雄模式所创造出的人物形象。他包含以下特点:其一,他勇武过人,一人单挑翻云寨妖化山贼而面不改色;其二,他具有英雄品质,坚强果断,既不妄自菲薄又不犹疑软弱,救人于危难,解民于倒悬;其三,他无私忘我,不辞艰险,为人民利益而英勇奋斗,令人敬佩。无论是征战一世的上古战龙,还是驰骋海上半生的向天笑,又或是拥有万载生命的剑灵红玉,均对他不辞艰险、一往无前的精神表示十分钦佩。在百里屠苏身上,既有着斩妖除魔,仗剑走天下的豪侠之气,又不乏儿女柔情,“他剑法高超却并不清高孤傲,满身煞气却并不怨天尤人,命途多舛却从未自弃,深藏依恋却不愿拖累他人”[10]。此三者,与英雄的定义皆有契合之处。百里屠苏,在遭逢了无尽的失望和痛苦之后从未放弃对他人的善意,而在得到爱情与幸福的时候也未流连于此放弃拯救天下的使命。悲与喜从来不能改变他的决定,唯有英雄,方能如此从容镇定,无惧无悔,心怀天下悲悯世人。

然而,作为游戏中的英雄,百里屠苏又体现出不同于武侠小说人物的特殊之处。这首先体现在他的出场上,百里屠苏的出场被设定在一个充满妖异化色彩的山寨,身着劲装,手持利刃,海东青陪伴身侧,人物一上场观众就可以断定他就是整个游戏的主人公,并且一定会在游戏的进程中扮演英雄角色。这是RPG游戏

9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通用的人物亮相模式,出于篇幅的考虑,RPG游戏主人公往往出现在一开始,如《仙剑奇侠传》中一出场就英雄救美的姜云凡,《轩辕剑》中一出场就带有横扫千军气势的皇甫朝云。这些人物从一露脸开始就明白的告诉观众,我就是主人公,我就是英雄。而文学作品与之比较起来则显得慢热,英雄要么是一开始出现然后慢慢用倒叙的手法回忆其英雄化过程,要么就是先介绍各种背景,而这种背景多以惨案和不同于常人的经历为主要模式。如《射雕英雄传》里先介绍金兵入侵背景和主人公的父辈情况,奠定主人公郭靖悲惨的身世境况,《倚天屠龙记》开篇先写郭襄在少林的一番经历,对主人公张无忌则避而不谈。

不仅如此,除了出场之外,游戏的神话色彩为百里屠苏披上了一层“仙化”外衣,使得这位大侠不仅剑术精湛勇力过人,而且可以使用五行法术和特技来攻击魔法流的敌人,“在虚拟空间里成为一种技术主义下的文化面具”[11]。至此,百里屠苏摆脱了传统大侠单纯用剑来征服对手的困窘局面,成为兼具大侠和修道者双重身份的仙侠,。

然而,无论是大侠还是仙侠,百里屠苏身上的救世情怀是不变的。作为游戏中被赋予了拯救天下使命的英雄,百里屠苏在浩劫即将来临之际拼死解开自身的封印,以仅能维持三天性命的灵力与boss决战蓬莱,使天下黎民免于水祸。这种救世情怀,是传统文化中舍生取义精神的展现,体现了英雄形象在天下危亡之际敢于牺牲自我换取天下太平的献身精神。

(二) 当代文化精神

如果说是传统文化支撑起了百里屠苏的内在君子气度,使之侠者之风尽显而君子懿范翩翩,那么当代文化则赋予了百里屠苏果敢的性格与开放的思想,踏歌长行,梦想永在。总体而言,在百里屠苏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以下三个方面的当代文化精神。

1.富有时代内涵的新侠者

百里屠苏是侠,这一点在以上内容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然而在百里屠苏身上所体现出的侠者精神又不等同于传统的侠文化。百里屠苏是新侠者,他在继承儒家侠义之“仁”的基础上吸收了道家侠义之“智”,侠而不愚,侠而不怪,是既

10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有家国之思又有个人认同的新侠者。如果详加分析,百里屠苏的新型大侠形象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打破传统侠之藩篱的勇者。传统武侠小说在塑造大侠形象时往往是以儒家思想来引导其个性的,这就产生了大侠身上的君子之风。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确实不错,然而在遇到既不好又不坏的人时是无计可施的。举例而言,面对翻云寨中两个酱油捕快,传统大侠由于坚守君子风范和拔刀相助的信条,面对满山的妖孽,必然会不放心两个活人而让他们跟在身后由自己做盾牌前行。武功高强了还好,轻度负伤不减风采,武功弱点或者奸人邪恶一点就悲剧了,非得弄个昏倒在美人怀中的结局。这是“愚侠”,虽有君子之风,然不知变通,非要以自己的“肉痛”换一个有情有义的大侠名号。在这一问题上,百里屠苏则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解决方法,面对酱油捕快,淡淡的一个“滚”字轻松将其打发,而面对被解救者的千恩万谢,一句“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将大侠名号抛开,这种做法,如果放到传统大侠身上,势必会惊掉一群粉丝的下巴。然而百里屠苏的做法,既没有伤到自己,也没有伤到别人,酱油捕快毫发无伤并且欢天喜地地去衙门领赏了,被妖孽抓住的人也获得了解救。百里屠苏的直率无伪,打破了传统武侠小说树立起来的至善至美的侠者形象,是敢于突破侠之藩篱的勇者。

其次,具有文化平等意识的仁者。如果说做到仁义了,有勇力也有为了,头脑亦不差知道躲避灾祸了,那么百里屠苏可以被称作一个中规中矩的侠者。然而,游戏的研发者并没有拘泥于传统文化而停滞不前,他们在保持传统侠文化的基础上为百里屠苏增添了新内涵,在赋予他打破传统侠之藩篱勇力的同时,给予他新时代的文化平等意识,使其成为富有现代精神的大侠。

百里屠苏与传统侠相比而言,传统侠往往是一族之侠或一国之侠,他们的守护对象是自己的种族或者国家,如金庸武侠小说《碧血剑》中袁承志的守护对象是中原人和明王朝,《射雕英雄传》里郭靖的守护对象是大宋王朝。而百里屠苏则不同,作为侠者,百里屠苏真正贯彻了行侠天下的信条,此天下显然要比传统侠的天下大,其所守护的天下,是包含外族、外国和除人界之外的其他世界在内的天下。他在游历天下的途中既与本族人相交甚好,又不排斥外族(如青龙镇与

11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波斯人的友好往来),甚至是妖物也并无不屑之色。其行侠,或为保护珍惜之人,或为保护外来之人,连性情温和的妖物(近者如小狐妖襄铃,远者如夔牛怪延枚)亦纳入保护羽翼。可见,在百里屠苏身上,这种没有疆界的侠义行为体现了当代全球化文化的特点,这是当代文化在人物身上的镜像化折射。

这固然是游戏的神话性在发挥作用,武侠小说自然没有怪力乱神,两者无从比较,然而同样是仙侠游戏的《仙剑奇侠传》却可以提供一个绝佳范例。仙剑系列对妖的态度是很明确的,凡有不轨者皆杀之,有心向善者可惩戒后留条生路。《古剑奇谭》则不然,对于妖孽,以净化为主(团队中有个专职冤魂净化的佛家弟子方兰生)。这种对妖的悲悯,体现了主人公冷漠面具之下的仁爱,是佛家众生平等慈悲为怀思想的显现,这一点将在第三部分新种族观里详加解释。 再次,充满现代人生命意识的智者。生死问题一直是小说和游戏的终极问题,在生死问题上,传统侠和百里屠苏的选择是不同的。传统侠往往在生死关头之际毅然选择求死以拯救他人,如《天龙八部》里的萧峰,为争取大宋和契丹之间的和平选择自戕。而百里屠苏在这一件事上则是颠覆性的,在面对强大的boss时,百里屠苏虽然也选择了孤身对敌以保护他人,但一句淡淡的“我为求胜,不为求死”充分展现出他的不同。在他看来,毫无价值的死是无用的也是懦弱的,面对死亡力图求生才是王道,珍惜自己,不让心爱之人为自己担心,这才是真正的勇者。这种充满自我认同感,珍惜生命尊重自我的观念,与当代文化中注重自我价值的观念是一致的,同样也体现了现代人的生命意识。生命既是自己的也是他人的,珍惜生命,不让亲人朋友为自己伤心难过,这才是正确的选择。也正因如此,百里屠苏在继承传统侠文化的基础上融直率无伪、文化平等精神和现代人生命意识于一身,成为富有现代内涵的新侠者代表。

2.“踏歌长行,梦想永在”的追梦精神

纵览整部《古剑奇谭》,游戏开发者在给了百里屠苏作为侠者的“新衣”的同时,也赋予了他一颗执着于梦想的心。“虽有遗憾,并无后悔”,一句淡淡的人生结语,展现了一个男儿对人生和梦想的无惧无悔。

作为国产RPG游戏的典型之作,《古剑奇谭》从创作之初即昭告这部游戏的

12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精神内涵在于“踏歌长行,梦想永在”,作为一部追梦式的游戏,古剑的剧情设置具有不停求索的意味,主人公在行走中不停地解开疑惑,拨开层层迷雾并发现最终真相,而发现真相的过程就是求索的过程,游戏主人公百里屠苏正是如此,他在求索中成长、成熟,并最终成为顶天立地的硬汉。

当然,这一追梦的过程是始终处于变化中的,也同样是充满欢乐与痛苦的,百里屠苏也在这一不断变化着的追梦途中逐步由不成熟走向成熟。最初时,他的梦想是找到起死回生的灵药以救母亲,虽然路途险远危险重重,但他始终不曾有过抱怨。从翻云寨到琴川,从江都城到藤仙洞,从铁柱观到青龙镇,途中艰难困苦自是不消说,而为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出生入死,一路行侠仗义他也未曾有过不满,在路途中结交的朋友,也成为打开他冰封心灵的钥匙。此时的百里屠苏是积极的,心中有梦便不觉得路途辛苦。然而,结果是残酷的,灵药炼成了,却不过是含有剧毒的咒法,母亲的遗体成为焦冥的寄生物,儿子不得不一把火烧掉自己的母亲,内心悲怆,梦想破灭。如果说这是痛苦的,那么也只是痛苦的开始,未等这一悲剧尘埃落定,新的痛苦又已来临,曾经的恩人变为邪恶的敌人,而那个被他好不容易接纳为一生知己的女子被恶人掠走,在痛苦的伤痕尚未愈合之时,百里屠苏又走上了救人的征程。这一段路程是拯救知己的路程,亦是追逐爱情的路程,昔日晴雪的不离不弃涌上心头,面对一个愿意陪自己走遍天下的女子,踏上更为凶险的征途,百里屠苏义无反顾。从忘川回到天墉城,从雨夜青龙镇走向蓬莱幻境,追逐爱情的同时,百里屠苏看尽世间凄苦,人间将有浩劫来临,作为侠者,百里屠苏认识到自己必须释放全部力量来拯救苍生,也正是从此刻起,他所追逐的梦被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即拯救天下黎民。

从一个梦想到另一个梦想,百里屠苏的一生是在行走和追逐中度过的。从追求飘渺的灵药到追逐现实的爱情,从追求个人的梦想到追逐天下人的太平,即便是在最后一役中壮烈身死,他的一生仍然是精彩而有意义的,“踏歌长行,梦想永在”的追梦精神也被其演绎地淋漓尽致。百里屠苏的一生,正如他在弥留之际所说:“韩云溪??太子长琴??焚寂??百里屠苏??这一生??不知作为谁而活,不过??不管是谁??到这一刻??虽有??遗憾??并无??后

13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悔??”,生命是痛苦的,尤其是不知道为谁而活的痛苦更为撕心裂肺。一切荒诞的人生际遇都在百里屠苏身上展现,然而直到最后一刻他也未曾怨天尤人,追逐了一生,虽屡遭挫折但赤心依旧,心之所向,无惧无悔,愿求仁得仁,复无怨怼。

百里屠苏的追梦之旅坚定而执着,如同他的星蕴图谱所展现的重明鸟,在追逐中历练自我,在追逐中获得重生。这种锲而不舍,为了梦想不停奋斗的精神,即便是放在当代也是具有深刻意义的。百里屠苏的追梦,代表了当代人不顾一切奋勇向前的拼搏力量和对未来的执着追求,以及在挫折面前坚忍不拔永不低头的精神。而他的梦想,既实现了自我价值,又泽被天下,与当前我们所信奉的追求个人价值实现,追求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统一的理想也是相通的。

3.新女性观与种族观

百里屠苏是《古剑奇谭》在综合了传统文化和当代文化的基础上所创造出来的新时代侠者,除了充满自我认同感及追梦精神以外,他身上所展现出的新女性观与种族观同样值得关注。

首先,百里屠苏有着不同于传统武侠作品和仙侠游戏人物的女性观,打破了以往英雄背后有一群美人追逐的童话。《古剑奇谭》中前前后后一共出现了六个女子,却都各怀心思,小婵是儿时的玩伴,芙蕖是师妹,襄玲是善良的狐妖,红玉是千古剑灵,巽芳是对手的妻子,风晴雪是和他来自同一个世界的“天然呆”姑娘。美人虽多,然真正与百里屠苏互有情愫的只有风晴雪一个,其他人的出现,要么是为了让剧情更丰满,要么是为了说明不同人的不同梦想与追逐,从未逾矩。而百里屠苏在面对这些女子的时候,也充分展现了君子风度,师妹的仰慕他淡淡回应,红玉的真诚守护他感激不尽,把襄玲找妈妈的愿望记在心上,对陌生女子巽芳的请求亦善意相助,而对于“天然呆”姑娘风晴雪的“调戏”亦狠不下心来责备,一句“休要胡言”可以算的上是最重的话。

冷淡而不失温情,翩翩然有君子之风,百里屠苏将这些女子视为朋友,尊重她们的梦想,并对她们的一路陪伴感激不尽。即便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姑娘风晴雪,百里屠苏亦是尊重的。虽然自己孤身一人渴望他人的陪伴,但面对风晴雪的跟随

14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却一再拒绝,身为孤煞之身,终究是舍不得别人和自己一起受苦,即便是最后确定了风晴雪的心意,也仍然小心求证,不肯唐突佳人,剥开冷漠的面具,他也不过是一个希望能与爱人共度一生的凡俗男子。

这一点是与传统武侠小说不同的,以金庸武侠为例,金庸武侠中的两性关系是一男N女式的,爱情模式如同“众星捧月”,“男主人公总是被好多年轻美丽的女性包围着”[12]。在这种爱情模式的影响下,小说中的女性是作为男性的附属品存在的,是为证明男性魅力而生的。如《射雕英雄传》里郭靖的身后有华筝、黄蓉、程瑶迦追随;《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的身边有小昭、殷离、周芷若、赵敏的陪伴;而《神雕侠侣》中对杨过暗怀情愫的有小龙女、陆无双、程英、公孙绿萼等。不仅如此,男主人公对女性的态度是疏离的,当然,这也可以看作是对心目中“女神”的执着专一,然而似乎每个男主人公都不排斥身边有一群喜欢自己的“粉丝”存在,虽然他可能曾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对方离开过,然从来没有男性将女性视为和自己平等的存在,更遑论和她们成为挚友共同作战。武侠小说是“成人童话”,在这个童话中,公主终究要等待王子的解救。

其次,如果说对女性的尊重和对爱情的坚守是百里屠苏形象在个人上的突破,那么他所抱守的种族观则可以充分证明其人格的巨大魅力。不同于传统侠“非我族类,其心必殊”的行侠信条,百里屠苏行侠仗义从来不顾世俗观念,世人皆以妖物为恶,以本族为善,然百里屠苏却责问“常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反之只要同是人犯下的错,就可以免于问罪?”因此,他毫无顾忌地将已经成为妖孽的山贼斩于剑下,更不顾世人看法救出心怀怨恨的女鬼叶沉香,而一路上对小狐妖襄玲的照顾,对沿途遇到的鹿妖、猫妖的善意相助,充分证明了其独特的种族观,凡善者皆以礼相待倾囊相助,凡恶者皆彻底铲除毫不留情。百里屠苏的种族观,是众生平等的种族观,即便是看似最为宽容的仙侠类游戏的主人公,亦不过是采取先把异族异类抓来痛打一顿然后责令其不可害人的方法而已,一个是让妖兽对自己感恩戴德,一个是毫无芥蒂接纳尊重,两者相比,高下立见。

百里屠苏的种族观,是吸收了佛家众生平等思想又具有现代意义的种族观,这种种族观虽然是由一个游戏人物身上发出的,却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其一,

15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它同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理念有相通之处,当代人认为人的发展和自然的发展是有必要也必须联系在一起的,只有人与自然的关系和睦了,人类的生存环境才能保有平静,人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百里屠苏对异类的宽容,如同当代人对野生动物的爱护,单从这一点出发,这一种种族观有着不容置疑的现实意义;其二,它对不同民族和国家的交流沟通有现实意义,对于一个“中原人”而言,百里屠苏的旅途是世界性的,而他与外族人毫无芥蒂的真诚交往,在交流途中学习各地的文化(最突出的是烹饪系统里的饮食文化和换装系统里的服饰文化),这一点对不同民族和国家的交流是具有现实意义的;其三,它有助于当代“和谐社会”的建设,当人们不分民族种族的聚在一起,文化平等和种族平等意识是非常重要的,也唯有如此各国和各族人民方能紧密团结在一起,百里屠苏以悲悯天下的胸怀和众生平等思想,为“和谐社会”理念的实践提供了范例。

三、百里屠苏形象的美学创新意义

(一)对当代世俗化人生的美学破解

当代社会的世俗化色彩越来越浓,神迹已渐渐不再,英雄已慢慢隐退,“神圣”社会开始向“世俗”社会转化,社会的神秘性渐趋于薄弱,而生活在社会中的人,越来越多地把视野停驻在繁琐的日常小事、茶米油盐上,社会人成为世俗人,变得平庸而缺乏理想。

戏如人生,仙侠类RPG游戏的基本套路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创造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物,并让这个人物去经历一番不可能的人生。但这个人物和这种人生必然是对现实的一种模拟,虽然充满魔幻色彩,但总归是要有那么一点点合理的现实可能性。《古剑奇谭》正是如此,虽然它的世界是架空的,但它对现实社会的反射却是具有真实性的,而生活在这个架空时代里的虚拟人物百里屠苏,无疑是对真实人的模拟,无论是在情感上还是在性格上,他都具有当代人的特质,尽管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另类”。

如此说来,游戏中的种种现象都可以在现实中找到原型,譬如游戏所谓的“得

16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道成仙”正是当代社会生活中的安逸未来的象征性表现(两者的相似性在于都是以将来会有的轻松愉悦来安慰目前的奋斗者),游戏人物百里屠苏正是当代社会特立独行者的象征性表现。百里屠苏,作为所有仙侠类RPG游戏中唯一一个从一开始出现到最后结束都没有表现过成仙愿望的男主人公,尽管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绝佳条件(师父是仙人,门派中又不乏仙风道骨之士),却只承认自己的真实存在(既不作为“神”又不作为他人),这无疑对成仙主题的极大反叛。

如果将视角调至当代社会,百里屠苏即是世俗化人生的叛逆者,他拒绝“得道成仙”,拒绝与聒噪的人亲近,拒绝放弃寻灵药的想法,这也就意味着他拒绝安逸的未来,拒绝从众,拒绝无梦想的人生。渴求安逸未来,做事总是从众随大流,不做梦的人就是世俗人,而百里屠苏突破了世俗的藩篱,为游戏世界也为现实世界创造出一个崭新的人物,这个人物追求的是彼岸世界而非此岸世界,打破安逸人生的童话,抛开世俗,走向理想与崇高。 (二)主人公的悲剧形象突破

就人生而言,百里屠苏的一生是超脱于世俗人生的,而就人物形象而言,百里屠苏体现了对悲剧命运的突破,将坚毅果决、勇敢无畏的英雄性格与对已逝者过分执着的人性弱点集于一身。优点与缺点并存,善与恶并存,百里屠苏人物性格的“不完美”恰恰显现出人物形象塑造的“完美”。

与以往人物形象塑造不同的是,百里屠苏形象塑造体现出一种新突破,即在借鉴小说创作“好人无全好,坏人无全坏”塑造方式的基础上,采用对比法来展现其坚韧意志和正直人格的难能可贵,而且这种对比被人为地放大,由此产生了好人和坏人的明显区分。

百里屠苏无疑是好人的一组,在他身上君子之风和侠道精神并行不悖,正直善良,尊师爱友,再加上毫无偏见的种族观和不拘于时的女性观,他可以算得上完人了。然而,这么完美的人物形象却也存在着人性的弱点,那就是对已逝者的执着和性格的冷淡。在这种执着的推动下,他四处游历寻找起死回生之药,灵药的失败使得其被压抑的痛苦人格骤然爆发并给了敌人可乘之机,而性格的冷淡则使得他朋友甚少,遭受陷害而不屑于辩解,心事无法宣泄,也造成了人生痛苦的

17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加剧。

而欧阳少恭形象既是大反派大坏人,又是为塑造百里屠苏形象而设的反面对照,但从根本上讲两个人是相似的,甚至可以说是同一的,只不过是一个被赋予了善,一个承担了恶,从此造成了不同的人生。两人的相似性表现为他们同是仙人太子长琴魂魄的一部分,他们的种族观和女性观近乎一致,爱情观近乎一致,接物待人君子之风也近乎一致;两人的差异性则表现为百里屠苏身上被削弱的人性弱点在欧阳少恭身上被无限放大,欧阳少恭对已逝者的执着到了一种疯狂变态的程度,他不惜毁灭世界为死去的妻子再造充满温情的蓬莱国,而性格的冷淡则使他在经历多次痛苦的渡魂之后除了妻子以外谁的生死都不在乎,甚至可以面露微笑看着他人痛苦至死。

这种对照法,无论是在文学作品中还是在其他仙侠类游戏中都是不曾有过的,百里屠苏的悲剧命运和欧阳少恭的悲剧命运,共同组成了令人泪奔的结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人物形象也在悲剧中浴火而生,以两者身死换来灵魂的解脱,大彻大悟此生“虽有遗憾,并无后悔”,走向主题所昭示的“重生”。 (三)创作模式的突破

《古剑奇谭》以游戏为平台的人物塑造方式,不同于文学作品“你写我看”的固有模式,在人物塑造的灵活性方面展现出新特质。

首先,玩家是以主人公和旁观者的双重身份来体味游戏内涵,把握人物塑造的。《古剑奇谭》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有明显的主线和支线任务区分,而且支线任务能够透露主人公的深层性格,玩家可以自由选择完成支线任务与否。不仅如此,游戏就如同一场电影,在身临其境的观看过程中,观众可以看到活生生的人物,可以跟着故事情节走,看尽各地风景与民俗,对整部作品有一个完整深刻的了解,这是文学作品所难以提供的。

除此之外,在《古剑奇谭》中,玩家可以操纵主人公百里屠苏来完成一些自己在文学作品中所不能完成的事情,比如飞檐走壁,玩家必须有足够快的反应能力来指挥主人公翻滚、攀援、弹跳、闪避,否则稍有不慎就会掉入深渊死亡。而各种机关的开启则充分考验了玩家的智力,既要快速记忆密码,又要考虑限制时

18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间的最大利用率,玩家不得不小心谨慎步步为营,这种实战体会是传统文学作品所没有的。在这种实战操作中,玩家和游戏人物休戚与共,将游戏主人公视为自己的队友,感情也更为深厚。

由此可见, 以游戏为平台的人物塑造方式,使玩家得以在游戏中把握人物成长,以主角的身份参与形象塑造,不但增强了玩家对人物性格的理解,而且对各种剧情与人物具有个性选择的可能,突破了传统人物形象塑造“你写我看”的固定格局,形成对传统创作模式的创新,这也成为继对世俗人生的美学破解和对人物被悲剧命运的突破之外,在百里屠苏身上所展现出的第三个具有美学创新意义的方面。

四、从百里屠苏看网络游戏人物塑造的局限性

尽管在百里屠苏身上玩家既可以看到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又可以感受到当代文化的新内涵,但这一形象并非完美无缺,RPG游戏的娱乐性和固定的游戏情节使得这一形象存在的不足也显而易见,集中来看,这种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人物形象的“英雄样板”倾向

《古剑奇谭》是一个关于仙侠的故事,既然以仙侠为主题,那么主人公百里屠苏的设定必然不同于普通人物,他必须超乎寻常才能成为男主角并得到玩家的喜爱,因此,游戏为了完成主题需要,将百里屠苏形象神化了。这一点集中表现为刻意地放大他的人格魅力和个人能力,他可以性格完美,可以武艺高强,还可以收妖除魔,儒、侠、道三家的精髓在他身上完美融合,再加上现代女性所喜欢的帅气脸庞,主人公百里屠苏成为一个完美的不像话的“Model”。

不仅如此,游戏抑“仙”而扬“侠”的趋向使得百里屠苏身上“侠性”大增,斩妖除魔行侠仗义是家常便饭,为拯救苍生而牺牲自我也是大势所趋,百里屠苏因有了这些“超能力”和“生存使命”而不得不放弃作为人的一些快乐,“人性”也就渐渐淡化了,而他的木头脸加上身为强大攻击流的战斗能力,迫使这一形象

19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不得不成为游戏的“英雄样板”,而这一样板使“事实本身在超现实中陷落,而且,真实与想象之间的矛盾亦被消解了”[13]。

(二)由既定结局而产生的人物命运无力感

《古剑奇谭》尽管提供了玩家可选的部分剧情,然而它的结局是固定的,无论怎样走最后的终点只有一个,这也无怪乎玩家要说“古剑采取了一个封闭式的剧情架构法,更接近于侦探小说,从一开始这个故事就已经完成,主角所要做的便是如侦探一样逐步发现真相解开全貌,然后跳入早就挖好的坑中。”[14]百里屠苏是神隐时代的英雄人物,然而作为一个有责任心又极为重视情谊的人,在朋友有难和苍生临危的情况下他不得不选择放弃自己想要的人生来满足时代对他的期望,这样他的人生价值实质上已经被社会价值冲击掉了,而他自己也在自己的幸福面前多次徘徊不前,最终也未能实现与风晴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约定。百里屠苏是英雄,却也是悲剧英雄,他的一生体现出虽有抗争却未获得最终超脱的命运悲剧。

而玩家作为游戏的执行者,在游戏框架固定的情况下又似乎是个旁观者,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玩家都是“独自一人担起发布命令的担子,闷闷不乐地享受

[15]过去成功的辉煌”,对于游戏人物的悲剧命运,玩家也是无法做出任何拯救的。

(三)人物深层性格的模糊性

与文学作品“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不同,RPG游戏为观众提供了真实的画面和不变的人物形象,虽然这一方法使观众对人物和故事有了不至于偏颇的理解,但也同样带来限制想象的弊端。而且,《古剑奇谭》因篇幅和创作目的等因素的需要,人物对话比较少,固定的人物对话在激发人的想象方面显得无能无力,不仅如此,出于架空时代以及对百里屠苏“君子形象”塑造的考虑,《古剑奇谭》的对话呈现文言文化,这就造成普通玩家对话语意义的理解不透彻。

除此之外,以剧情触发为人物成长塑造主要途径,触发相应剧情方能看到人物的相应性情表现,也造成了人物深层性格模糊性的缺陷。被限定的故事情节,固定且稀少的人物对话,使得网络游戏人物塑造与文学作品人物塑造相比而言显得不够丰满,种种因素共同造成人物形象苍白的情况,这也成为网络游戏人物塑

20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造无法回避的问题。

结 语

总之,《古剑奇谭》作为国产RPG游戏中富有文化内涵的一部作品,其人物形象百里屠苏体现着传统文化与当代精神的统一与融合,使游戏文本成为展现各种文化因素的平台。尽管《古剑奇谭》是伴随网络而产生游戏文本,但它与传统的小说文本特别是武侠小说的关系极为密切,加之产生于独特的网络环境,使《古剑奇谭》又具有重要的美学创新意义。而游戏塑造出的主人公形象,既张扬着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因素又裹挟着当代文化的时尚因素,势必给当代人的阅读和文化消费带来不同的审美体验。因而,探索《古剑奇谭》主人公百里屠苏的文化内涵,对认识和发掘国产RPG游戏人物的角色设计规则和文化底蕴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21

滨州学院本科毕业设计(论文) 参考文献:

[1][英]克里斯托夫·霍洛克斯,刘千立译.麦克卢汉与虚拟存在[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82.

[2]陈墨.新武侠二十家[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2:56.

[3]汤哲生.名人名家读金庸[C].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0:82.

[4]韩非,陈秉才译注.韩非子·五蠹[M].北京:中华书局,2007:265.

[5]李德裕.豪侠论.全唐文[M].北京:中华书局,1983:7277.

[6][法]罗兰·巴特,许蔷蔷译.神话——大众文化诠释[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197.

[7]汪聚应.中国侠的历史文化诠释[J].天水师范学院文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评论,2008(4):74.

[8]司马迁.史记·游侠列传[M].北京:中华书局,2007:3181.

[9]班固,颜师古注.汉书·刑法志[M].北京:中华书局,1960:1090.

[10]百度百科·百里屠苏[EB/OL].2012.04.

[11]韦德强,黄雪婷.天龙八部游戏文本对小说文本中的“侠客”角色置换[A].百色学院学报,2010(1):70.

[12]严家炎.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J].文学评论,1996(3):63.

[13][英]克里斯托夫·霍洛克斯著,王文华译.鲍德里亚与千禧年[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10.

[14]螭吻.一个神隐的时代——古剑通关感想[EB/OL].《古剑奇谭》官方讨论区, 2010.08. http://aurogon./viewthread.php?tid=46707

[15][新西兰]肖恩·库比特,赵文书,王玉括译.数字美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238.

22

更多类似范文
┣ 《古剑奇谭》侠义榜怪物掉宝详细罗列[1] 3600字
┣ 《古剑奇谭Ⅱ》桃园仙居温泉区香料列表(附图)
┣ [游戏攻略]--《古剑奇谭》支线任务 3400字
┣ 《古剑奇谭》两轮破关心得 4500字
┣ 更多古剑奇谭名言
┗ 搜索类似范文

更多相关推荐:
《古剑奇谭》剧情攻略11200字

这个画轴讲的一个故事也是整个游戏的背景太古纪事火神祝融造出了凤来后来因为喜爱这个凤来叫女娲给他人之形态取名为太子长琴然后长琴经常在摇山弹琴身旁坐着一只小水蛇这个小水蛇就成为了太子长琴的知音然后小水蛇答应经过几千...

《古剑奇谭》组合技能深入透析1200字

古剑奇谭组合技能深入透析很多通关的玩家玩到最后可能对组合技能都一知半解或者有些可能到底都没用过他的出处其实是兰生老爹给兰生的一封信里面有的叫悟书之道玄真剑炽炎术玄天炽炎火系群体攻击前期伤害不错20xx的伤害需要...

古剑奇谭7只灵兽得到方法300字

攻略简介7只灵兽得到方法录力开山开宝箱必备宠翻云寨剧情自动获得柿子金可商人砍价必备犹如景天转世琴川当铺宝箱获得露兆丰摘种子找宝箱必备虞山某角落获得沐零方相闹市之中隐藏的寒气搭冰桥必备宠江都大道获得映虚发现怪物找...

专栏推荐
大家在关注

地图地图CC